Berg und Tal kommen nicht zusammen,

【少前】云图噪点

1.G11 x HK416 (114514        

2.直男第一人称,慎入

我经常睡觉。

所以才会做梦吧,大概。

这说不好是为了某种特殊的目的,设计师们对此也缄口不言。

或许,就是为了完成这种任务,我才如此沉睡着。

唔…

是在哪看到的呢——

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?

会的。

无论是在午后温暖的下午茶时间,还是枪林弹雨的污染区,有梦境交错其中。它们如真似幻,在记忆和虚无中变化,在脆弱的心智云图上跳舞。

“G——11…”

在没有紊流的一片黑暗中,有谁在呼唤。

睁开眼,是HK416的肩膀,坚强又柔软。

还能再睡着吗?试着扭了一下身体,将头换到另一边的肩上。

唔…

能睡。

又回到了黑色的空间,就像继续Flying Dead一样。场景从很远的地方开始,慢慢的变浅,变成天空的颜色。

有什么在那里奔跑。

一道黑色的影子,拖着毛茸茸的尾巴。

是HK416。

她在追逐着什么。

再远的地方,瞄准镜里看不到她追逐的目标。双腿不自觉地想要奔跑起来,它们真的就如同我的要求一样,和醒着的时候不同地,毫无阻碍地,飞速地运转着。

416一直有种偏执,不仅是对AR小队,对任务…不知道出自哪个恶意的设计师之手。不过正是因此,她才有一种强有力的能量,一往无前。不仅驱动了她自己,带走了我。

对于这种强烈的力量,既羡慕着,也讨厌着,但也深深迷恋着。虽然这很矛盾,但却很自然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。这是个无法深究的矛盾,每次都只能小心地绕开这个云图的噪点,避免逻辑奔溃,陷入无尽的黑暗。

要是一片黑暗的话,会哪里都去不了的。

而她,就像一道流星,点亮了我的梦境。

如果会被她吸引的话,说不定是因为这个。

呼呼。

如果醒着的话,还会记得这些吗?

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奋力的奔跑变成了原地踏步,无限的空间缓缓坍缩,HK416渐渐消失在地平线那边。

不要走。

不要。

不。

再次睁开眼的时候,看到的污染区昏暗的天空,超量的信息流冲回视野。这大概是梦醒了。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,眼眶和脸颊都有点湿热。

唔。

是416怀里的感觉。

没见到45和9的身影。

那就小小地…

“嗯。”

身旁毫无防备的HK416发出一声梦呓,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做了个好梦。

评论(2)
热度(15)
© Masonry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