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rg und Tal kommen nicht zusammen,

Tokyo: Tidal Wave 2

2.你见过奇迹吗


蛋白质农场。

东京核心区外围的广大地区,是众多蛋白质农场。环状的,纺锤状的温室在这里野蛮地生长。农场雇员石川大辅停下了手中的活儿,他听见了不寻常的声音,一种区别于循环系统噪声的沉闷低吟由远及近。他抬头追寻声音的来源,一辆车越过头顶,在他家的方位缓缓降落。

平时并不会有车辆来到这里。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,石川迅速地脱了防化服,收拾物什朝家里赶。在简陋的棚屋前,他看见了那辆灰色的三菱车,车前正有陌生的女人张望着石川家的门牌。

那人一米六出头,年纪约摸三十左右,四肢匀称。礼帽和长风衣让石川大辅想起了战前影视剧里私家侦探。

“停车的时候把场地吹乱了,希望你不要介意。”

“我不介意那些垃圾。”石川盯着漠然的陌生人,“我介意的是您有何贵干?你是谁?”

“园田海未,警号CVEG117。”园田警官冷漠的脸抽动了一下。“请问你是石川大辅吗?”

“良民,是个农场工人。”石川说。

“请跟我去警局一趟。”园田瞥了一眼石川,指了指他腿上的包,饶有兴致地问。“陆军制式VA11。参加过战争?”

“生活就是我们每天都在经历的战争,姑娘。”

石川弓起身子让重心右移,摸上了包。

“没有?”

“至少没有参加过被正式认可的。”

漫不经心的回答似乎让这位年轻的警官有片刻的走神,石川顺势拔出了藏于包内的陶瓷刀,向前一步,过载的义体手臂被园田躲过,一击不中他便横过手向上顶去。尚不及作反击之势的园田避闪不及,摔倒在地上。石川见机乘势逼近一步,扬手就是接连刺击,激昂的肾上腺素和高速工作的电机让他久违地感觉良好。而倒地翻滚的园田只得狼狈侧翻来躲开要害。就在石川的小刀正要刺入园田眉心的时候,他突然感受到了一阵麻痹,义体失去了响应。随后胸口的有机部分一声闷响,他的世界向上翻倒。

“本来不用这样的。”他的耳边响起警官带着怒气的话语,伴随的子弹上膛的声音。

“嗯?”石川咧了咧嘴,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“我只是来抓人的。”

“哼…”

石川艰难地抬起头,眼前的园田警官不知什么时候捡回了帽子,正在检查自己的伤口,她脸上的戾气完全收敛,要是抛开执法枪和斑驳的伤口,怎么看都像人畜无害的邻家女孩。注意到石川的视线,园田俯下身,在这位良民的身上摸索。

“你一个月赚多少钱?”

回应他的是位于下腹的连接器被拔出的声音。

“哼,反正非编制的警察也赚不了多少。”

他咬牙道。失去了义体,就失去了所有反抗的资本。

“你们这些假装警察的韭菜,就这么喜欢欺负自己的同类吗?”

“你和我们不一样。”园田从车内取出手铐,将耷拉着的义体手臂拷了起来。“我们遵守秩序,而你们,是破坏者。”

“我是UTX…”

“闭嘴!”园田的耐心似乎是耗尽了,她拎起石川的有机和无机的部分向车边拖动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石川忽然想起了在某个战前影视剧中听到的一首古旧的老歌­­——反复吟唱着:“My body is a cage.”,以及曾经超越肉身体验所见过的不凡胜景——无比绚烂的信息流在神经网络中缓缓流动一如天上的银河,场景犹如跑马灯一般轮流出现。

“But my mind hold the key.” 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你见过奇迹吗?”他又问。

“没有,该走了。”

石川听见漠然的女声再次响起,然后被潮水般涌来的痛楚淹没。

 

园田海未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,叹了口气。

“接警局。”

在车载终端的樱花标志闪烁的间隙,海未点了支烟,这次出勤的报酬,十有八九是没了。

“你受伤了,园田海未。”屏幕那边出现了一位穿着制服的男人,他的声音刺耳难听,就像刀子在玻璃上刮动。“千叶警局并不承担编外警员的治疗费用。”

“我自己会处理。”

“犯人呢?”

海未把手头的烟掐灭,指了指倒在车边的毫无生机的石川。

“你回来做基准报告。剩下的交给那些机器就行。”

“是。”

海未目送男人消失在终端另一头,等烟味散了才关上车门。

灰色的三菱警车重新升空,驶向了被太阳能阵列包围的东京。即使在这里,她都能看见音乃木坂生物公司和三菱机械的全息投影。


评论(2)
热度(28)
© Masonry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