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rg und Tal kommen nicht zusammen,

Tokyo: Tidal Wave 1

1.神经漫游者

港口上空的天色犹如长满地衣的破旧厂房。

西木野真姬瞥了眼蹩脚英文拼写的霓虹灯牌,拐进了中途岛。

推开门时,她听见有人卷着舌头说:“嘿,你猜是你重还是我重?”——这声音来自底特律,这笑话也来自底特律。这个名为中途岛酒吧里常常聚集着外国职员,要是你常来位于千叶的港区,这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。

东条希在吧台后面忙着调酒——将廉价的原料混合调制出各种战前原本廉价的酒。她看见真姬,笑了起来,露出了一口不多见的天然白牙。真姬在吧台的角落找了个位置,旁边是黑人水手,那个底特律人的脸胖得像充过气似的,肥硕的下巴在脖子上叠出了好几个褶子。

“老样子?”希问道。

“嗯。”

“西木野。...

Tokyo: Tidal Wave 0

0.浪潮已至

*灵感来自 @止少言吾 

 http://zhishaoyanwu.lofter.com/post/1ec55e43_efbea7f7


0.1

“系统自检。”

“正在进行系统自检……没有异常。”

“调用预设的人类表情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……

“啧,瓜娃儿,怎么不会笑?”

“......”

“那你就叫妮可吧。”


0.2

“SV98,SV98!”

“请问有什么吩咐?”

“你是梦见电子羊了吗?”

“你梦见活羊了?”

“得了吧,德米特里,不要和奇怪的东西较真。”


0.3

“您好,园田女士,为能够给您提供最好的服...

我所见过的事物,你们人类绝对无法置信。我目睹了战船在猎户星座的端沿起火燃烧,我看着C射线在唐怀瑟之门附近的黑暗中闪烁,所有这些记忆,终将消逝在时间的长河,一如眼泪,消失在雨中。

【安达与岛村第六卷

夏天,要结束了。

咻———
绽放的烟花如同搏动的心脏。海未的视线追寻着那位被光亮映照的女孩,完全没有余裕观察天空。
“こ……”
“小海?”
“小鸟。”
“干嘛啦。”小鸟笑道。
“……最喜欢了。”
“我也是哦。”
小鸟顿了一下,身后蓝色的焰尘一点一点地散开。

咻———
海未颤抖了一下,像是抽干了所有的气力,接着犹如焰火牵引般地接连引爆。
“请…和我在一起。”
“一直有一起的哦”。
“请想着我的事情。”
“有在想哦。”
她猛地扬起脸,湿润的眼眸中摇曳着斑斓的色彩。
“希望你,仅仅注视我一个人。”

惊了,可以吃NEKOxPAFF吗
雷亚1551
【该用户已被禁言】

是…是内森!

这很重要,如果说这是今天都是为了这一刻也不为过。
三森铃子深深地吸了口气,努力平抑自己颤抖的双腿。
房间外嘈杂的声音听起来越来越微弱,与此同时,心脏在胸腔里砰砰作响。她能清晰地感受到额头的血管随着心脏收缩,指尖开始变得冰凉。
三森渐渐低下头,张了张嘴,却发不出声音。

上一次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?

三森铃子放弃了思考。时间一点一点的迫近,她即将面对到来的现实。

只要能和那个人一起的话……

内心的愿望渐渐变成了祈祷。

她没有注意到休息室的门被打开。



“み—————

みもりん,要开始了哦。”

天子呼来不上船,只因内森在发糖😭

内森唱这曲子,也太甜了吧!

【双飞组】选择

-通宵等车的时候回去玩了几把排位, 作为原天使玩家,心情复杂


梦是神经元自我修复产生的噪音,还是欲望的实现?

智械会梦见电子羊吗?

对于沉睡的人来说,这只是无意义的话题。

广袤而又黑暗的梦境中,偶尔能看见一瞬的光芒。

这些光芒是怎么产生又是怎么消失,亦是无解。

也许人会记住这些光芒,它们就像海中航行的信标。


在黑暗之中,有谁在低语。

“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英雄,但…”

“齐格勒博士,你已经不适合现在的战斗…”


回过头,只能看见无云的蓝天。

一个靛蓝的身影在空中翱翔着。

喷射背包拖起长长的飞机云仿佛是蓬松的尾巴。

是法芮尔。

明明乐此不...

1 2 3 4 5
© Masonry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