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rg und Tal kommen nicht zusammen,

Tokyo: Tidal Wave 5

5.笼中鸟


“感谢您支付本期还款。园田女士,请问您对我们的产品还满意吗?”

“她很真实。”园田海未顿了顿,“谢谢。”


银色的信息流从视界边缘源源汇入,就如同反复的日本折纸一般,晃得人头昏。符号、图形、脸庞…像是故意遮挡什么一样,毫无逻辑关联的视觉信息在这里交会,构建出一个异类的马奇诺防线。

西木野真姬打开了开关。

她蓦然闯入另一个躯壳之中。冗余的信息刹那间消失了,声音和色彩冲击而来。过了半晌,她才意识到是一幅身体,虽然身处于网络之中,她却感受到现实的重力。视野的四个角落陆续出现了几串意义不明的数据,接着浮现在她面前的是纯白的无尘实验室,一股难以名状的气...

【少前】云图噪点

1.G11 x HK416 (114514        

2.直男第一人称,慎入

我经常睡觉。

所以才会做梦吧,大概。

这说不好是为了某种特殊的目的,设计师们对此也缄口不言。

或许,就是为了完成这种任务,我才如此沉睡着。

唔…

是在哪看到的呢——

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?

会的。

无论是在午后温暖的下午茶时间,还是枪林弹雨的污染区,有梦境交错其中。它们如真似幻,在记忆和虚无中变化,在脆弱的心智云图上跳舞。

“G——11…”

在没有紊流的一片黑暗中,有谁...

Tokyo: Tidal Wave 4

4.不可能的弥赛亚


一场大火。

她清晰地感受到名为梦境的程序在运行,但无法解析来人的脸。

“哦?没见过的型号。”

烈焰中的人影发出了讶异的声音,火光在那人的脸上跳动。

 “你是谁?”人影问道。

“艾莉,生产编号SV98,新哈尔科夫拖拉机厂。”

火焰噼啪作响,黑影开始了喃喃,站在几米开外却如同耳语一般。

“艾莉…艾莉…”


“绘..绘里...里亲…绘里亲!”

绘里眼前显示出东条希担忧的脸,蓝色的LED灯环在这位姑娘的太阳穴处闪烁,就像在传输某种摩尔电码。这让绘里想起了自己大脑里另一个可能会闪闪发光的电子器件。

中央处理器为她计算出了最优的回答。她...

Tokyo: Tidal Wave 3

3.新闻三则


音乃木坂生物公司的服务器已经恢复

(2030年10月,日新社东京电)

音乃木坂生物公司此前遭到UTX组织的服务器攻击,现已恢复。

此次攻击导致部分AI运行不稳定。UTX组织声称对此事件负责。

服务器宕机后,音乃木坂第一时间对服务器进行了断电处理,同时千叶县警方接到报警,将几位疑似UTX组织成员抓捕归案。

据信,音乃木坂迅速发布了离线补丁,减少波及规模,但仍遭到大量客户投诉。

服务器恢复运行后,音乃木坂将逐步恢复AI联网。

警方工作人员指出,UTX组织只是世纪初黑客组织Anonymous的狂热模仿者,不会危害到市民的日常生活。

目前UTX没有任何进一步的举动。...

我们都希望自己的存在是特殊的,到头来却平凡不已。

Tokyo: Tidal Wave 2

2.你见过奇迹吗


蛋白质农场。

东京核心区外围的广大地区,是众多蛋白质农场。环状的,纺锤状的温室在这里野蛮地生长。农场雇员石川大辅停下了手中的活儿,他听见了不寻常的声音,一种区别于循环系统噪声的沉闷低吟由远及近。他抬头追寻声音的来源,一辆车越过头顶,在他家的方位缓缓降落。

平时并不会有车辆来到这里。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,石川迅速地脱了防化服,收拾物什朝家里赶。在简陋的棚屋前,他看见了那辆灰色的三菱车,车前正有陌生的女人张望着石川家的门牌。

那人一米六出头,年纪约摸三十左右,四肢匀称。礼帽和长风衣让石川大辅想起了战前影视剧里私家侦探。

“停车的时候把场地吹乱了,希望你不要介意。”...

Tokyo: Tidal Wave 1

1.神经漫游者

港口上空的天色犹如长满地衣的破旧厂房。

西木野真姬瞥了眼蹩脚英文拼写的霓虹灯牌,拐进了中途岛。

推开门时,她听见有人卷着舌头说:“嘿,你猜是你重还是我重?”——这声音来自底特律,这笑话也来自底特律。这个名为中途岛酒吧里常常聚集着外国职员,要是你常来位于千叶的港区,这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。

东条希在吧台后面忙着调酒——将廉价的原料混合调制出各种战前原本廉价的酒。她看见真姬,笑了起来,露出了一口不多见的天然白牙。真姬在吧台的角落找了个位置,旁边是黑人水手,那个底特律人的脸胖得像充过气似的,肥硕的下巴在脖子上叠出了好几个褶子。

“老样子?”希问道。

“嗯。”

“西木野。...

Tokyo: Tidal Wave 0

0.浪潮已至

*灵感来自 @止少言吾 

 http://zhishaoyanwu.lofter.com/post/1ec55e43_efbea7f7


0.1

“系统自检。”

“正在进行系统自检……没有异常。”

“调用预设的人类表情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……

“啧,瓜娃儿,怎么不会笑?”

“......”

“那你就叫妮可吧。”


0.2

“SV98,SV98!”

“请问有什么吩咐?”

“你是梦见电子羊了吗?”

“你梦见活羊了?”

“得了吧,德米特里,不要和奇怪的东西较真。”


0.3

“您好,园田女士,为能够给您提供最好的服...

我所见过的事物,你们人类绝对无法置信。我目睹了战船在猎户星座的端沿起火燃烧,我看着C射线在唐怀瑟之门附近的黑暗中闪烁,所有这些记忆,终将消逝在时间的长河,一如眼泪,消失在雨中。

1 2 3 4 5
© Masonry | Powered by LOFTER